当前位置:国美绿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国学张谓所作的《送裴侍御归上都》,此诗用语平淡,却诗味很浓
张谓所作的《送裴侍御归上都》,此诗用语平淡,却诗味很浓
2022-11-11

张谓,字正言,生卒年不详,唐朝时期诗人,他的诗多为饮宴送别之作,最为著名的代表作为《早梅》。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张谓所作的《送裴侍御归上都》吧。

送裴侍御归上都

张谓 〔唐代〕

楚地劳行役,秦城罢鼓鼙。

舟移洞庭岸,路出武陵溪。

江月随人影,山花趁马蹄。

离魂将别梦,先已到关西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
奔走在楚国的土地上,历尽辛苦。此去长安,风烟已静,军鼓将不再响起。

小船缓缓移向洞庭岸,行人离开了武陵溪。

江面上空的月亮一直伴随在你的身边,烂漫的山花正趋附着你哒哒的马蹄声。

可游子的思归之心,却早已越过千山万水,飞向了长安。

注释

裴侍御:名不详。侍御,唐代称殿中侍御史、监察御史为侍御。

上都:唐肃宗宝应元年(762年)建东、南、西、北四陪都,称首都长安为上都。

楚地:古楚国所辖之地,泛指江夏一带。

行役:旧时因服兵役、劳役或公务而出外跋涉都叫行役。

秦城:指长安。

鼓鼙(pí):古代军中常用的乐器,指大鼓和小鼓。后亦泛指战争。

洞庭:洞庭湖。

武陵溪:就是陶渊明《桃花源记》写的武陵源,在今天的湖南常德境内,此泛指湖南乡间。

江月:江面上空的月亮。

趁:趋附。

离魂:指游子的思绪,漂泊思归之心。

将:是带领、携带的意思。

别梦:离别后思念之梦。

关西:指函谷关或潼关以西的地区,这里借指长安。

创作背景

这首诗的具体创作时间不详。张谓在大历(公元766年—779年)年间,曾为潭州(今长沙)刺史,此诗当作于潭州。

赏析

这首诗是诗人送人归京之作。首联强调了天下太平;颔联、颈联写裴侍御一路顺畅、景色优美;尾联则表达了作者的“恋阙”之情。这首五言律诗前三联对仗,对仗均属工稳,特别是诗中的专用地名“楚地”对“秦城”,“洞庭”对“武陵”,颇见巧思,无荆楚之地的游历,难出此语。

首联中潭州属古楚地,故言及之。首联对句中的“秦城”,为秦长城,这里泛指长城。首联对句是指安史之乱已经平定。这一联是说,在唐代宗宝应二年(763年)安史之乱平定后,裴侍御来潭州公干,现在又要回去了。首联强调了天下太平,所以才有了颔联、颈联的一路顺畅、景色优美的画面。

颔联写裴侍御一路所经之地。洞庭湖和武陵溪都是潭州到长安的必经之地。一写水路,一写陆路,颇为周到。从潭州到长安,地名很多,作者选择这两个地名,是因为两地风景秀丽,为历代文人向往的地方。动词“移”和“出”,信手拈来,毫不费力,亦暗示着裴侍御行程的轻快。

颈联“江月随人影,山花趁马蹄”是后人传诵的名句。这两句之所以招人喜爱是因前后照应。“江月随人影”照应颔联出句的“舟移”,“山花趁马蹄”照应颔联对句的“路出”。二是对仗工稳。后世诗人总结的名词小类相对,即为工对,这里“江月”对“山花”,是偏正词组地理类相对,“人影”对“马蹄”,是偏正词组动物中的形体相对。三是炼字独特。两个动词“随”和“趁”,特别传神。“随”是跟从,表现洞庭湖水的流动;“趁”是追逐,表现武陵溪路上山花在风中摇曳。四是逆向思维,也就是把“江月”和“山花”拟人化。一般诗人会写成“人影随江月,马蹄趁山花”,如果不计较平仄,不计较韵脚,这两句诗也还是看得过去的。但是张谓将主语和宾语换了个位置,就显得空灵鲜活,不同常态了。五是在字面之外,读者体会出送人者和被送者的愉快心情。

尾联所表达的是作者和裴侍御的“恋阙”之情,将送行化实为虚,给读者留下一片想象的空间。

宋代的梅尧臣说:“作诗无古今,唯造平淡难。”(《读邵不疑学士诗卷》)这首诗用语平淡,却诗味很浓。“平”不能平得没劲,“淡”不能淡得没味儿。这种绚丽之后的平淡是极其不容易的。